你拒绝

你拒绝了所有的邀请
也没有向前迈进的决意
你那渴望改变的渴望
支撑你 灌溉你精神的贫瘠
你只将它抱紧
像个瘾君子一样沉迷
我的回应是哭是笑 谁关心
你拒绝了所有的邀请
假装是出于某种考虑
你担心你一直藏着的担心
出卖你 在你后背插遍荆棘
你自愿陷入泥泞
留一个奋力挣扎的背影
要我拒绝你的拒绝 怎么行
你可以继续
你可以把渴望每天延续
你可以把面具带到天黑天明
时间一分一秒的老去
我的心情却如沙漏
快要见底
2014.09.04
来自 点点

那天,我换上干净的衣服

那天
我换上干净的衣服
鼓起勇气想要约你
我们共同的朋友却邀大家小聚
夜间道路的尘灰
成了我唯一的收集
 
那天
我换上干净的衣服
不甘失败想要约你
突如其来的工作令人措手不及
一层一层的汗水
是我不想要的奖励
 
那天
我换上干净的衣服
满怀期待想要约你
回应的是你晚上早已安排有序
手指键盘又再聚
假装工作更加努力
 
那天
我换上干净的衣服
踌躇良久想要约你
你有你的事儿我也不太想出去
你的心情怎么样
请原谅我看不太清
 
那天
我换上干净的衣服
仍在思考如何约你
工作的请求竟答应得如此轻易
我居然欺骗自己
没时间的借口就绪
 
一周就这样过去
衣服能换了再洗
而那份决心勇气
要让我
怎么去捡起~
 
喂!
我说你
明明是你太墨迹
明天给我爬起来再接再厉
看看你说你做的那些,算个屁的努力!
 


 
呃,吐槽完毕 ~
 

不,完美

QQ20140901-1
 
 
有些东西
知道是对了
确被认为不切实际
 
有些东西
明明是错的
你竟要我再三斟酌
 
那屋后的小水沟
也不见得这般泾渭不明
我 不 完 美
真难学会
 

凌晨2:30

[xiami id=”2051398″]我在那一角落患过伤风 (小说音乐) — 陈光荣[/xiami]
凌晨两点半
点一支烟
走出小院
木制的阶梯嘎嘎作响
凌晨两点半
惨白的光
透过银杏叶
包裹了长凳的年轮
凌晨两点半
我在想谁
或该想谁
贪婪着烟
怕污了夜的空气
凌晨两点半
几户灯还亮着
悠悠的光
映在玻璃上
散成一抹华章
凌晨两点半
面对环抱的楼群发呆
又挺直了背
去感觉多加的那一件衣裳
凌晨两点半
一点儿也嗅不到月光
你说牛郎织女
此刻是否在辗转辗转?
凌晨两点半
回忆失去的什么
失去的,真的找不回么?
那又要我如何再站得起来
凌晨两点半
夜真的深了
我飘荡在院子里
期待期待已久的醒来
(end)

读诗的人

我是读诗的人吗?

你不是
键盘
鼠标
是你的生活
诗不曾留意过
打开
一本书
是什么或者什么
像念诗的流丽

可以读诗

可以不是人
 
[xiami id=”1771062844″]大切をきずくもの (2012年2月17日 東京文化会館 小ホール) — Chara[/xiami]

两叶草 & 一棵树

两叶草

两颗种子,两位好友
承诺对方
进入森林时
会在一起
但当一个到达后
找不到对方的影子
另一个到达时
前一个已长得太高了
高的叶草
被秋风
吹得左摇右晃
当它正忙着寻找对方时
懵然不知它的朋友,小叶草
就长在它脚下
 


一棵树

小鸟歇在枝头上
小孩在荫凉下荡千秋
小叶子快发芽
 
那棵树
那棵树
该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