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中窥见真理之貌

23311_jp
 
Kindle 买回来了,据说还有看漫画的功能,于是决定“不务正业”的让它先体验一下。跑到社区去找 mobi 的漫画,结果首页看到这部。。。呃。。。顿时一千只草泥马在胸中奔腾而过。这部漫画之前是看过一点点的,所以我也很纠结要不要下这货,经过许久的(达到秒的量级了)思想争斗,还是手贱 Down 了下来。
剧情神马的,我就不能透露太多了,按照天潮的河蟹惯例,写出来大概也是下面这样的:
这是一部 Bi(拟声词)的 Bi, Bi …. Bi …. 窥见 Bi ……………
好了,省略一百字。
写这篇废话,只是为了庄严地承认 我看过。

『潘朵拉之心』- 漫画完结

pandora-hearts
 
本来都打算弃番的一部,各种追的漫画,或完结,或停更,青黄不接之时,也就没有了挑剔的资本,不自知的,便随它看到了完结。
虽说是英伦风,但这画风实在有点不益长时观看。不是细腻,亦不简洁,对比『Levius』这类的作品,它连个性都称不上。剧情到了中后期也不那么吸引人了,这些大概就是我想要弃番的缘由吧。
不过,记得一开始对这部的期待是蛮高的,所以有些偏见是在某种不满足的心理下产生的。倒是不再抱有期待之后,才回到了一颗平常心对对待。
每一个完结,都是时光老去的痕迹,直到有一天,列表空空的时候,那种恐慌,会不会,将我变成一个拾荒的人

漫画『浮世奇缘』完结

fushiqiyuan
 
以为会是一部很好的作品,结果它被腰斩了
2014年的最后一天,在布卡上看到完结,还真是够了
河下的画风真心没得挑,不看剧情就已经被治愈了,江户的时代设定也狠喜欢,感觉可以了解一点那个时代日本的风俗人情
至于故事本身,嗯,还是不要吐槽了,除了那把 名越盛国 没有什么特别的槽点
最关键的是,腰斩啊! 腰斩呐! 妹啊!! /摔

《A-Gon》~ AaaaaaaaaaGon!

agon
有无声电影,有默剧,但系连对话都没有的漫画可曾见过。反正我是第一次见啦,而且估计要终生难忘了,哇咔咔~ 这就是 阿贡 的魅力。
阿贡没有连续的故事情节,一章一个小故事,让人联想到高中深深沉迷无法自拔的《IQ博士》和《加菲猫》。画风也很接近《IQ博士》,虽然没有对白,但是每画都有些怪诞的搞笑场景,要忍住不笑完全做不到啊~
总之,炒鸡推荐啊~ A-Gooooooooooooooon!!

那天生日 《大剑》完结

Claymore

早上醒来瞄一眼手机,布卡漫画有推送,打开一看竟然是《大剑》更新。隐约的记得《大剑》已经快要完结的样子,居然在这么一个日子,不由得冒出一丝苦笑。

果然是完结了,Happy-End 也算了却了一桩心愿,为了有生之年里的这一天,我到底等待了多久?不记得了,如果翻一翻博客之前的帖子一定能够查出来的,想了想,还是算了。我是在害怕么?害怕时间真的过去了太久?害怕那些宛如昨日的画面其实早已痕迹斑斑?害怕去确认那些我已经永远失去的东西。大叔一手啃着华莱士的汉堡,一手拿着西瓜汁仰着头给我推荐《大剑》的神情还历历在目,在我抱怨《大剑》设定优秀却深度不足时,他解释推荐《大剑》本来就是因为里面的打斗场景给力时的语气,恍如隔日。可无论怎么样,它完结了,也即将和大叔一样,消散所有与我之间的交集,除了回忆。

以前的文章中我曾说过,回忆是一种暧昧的东西,不合理的部分被舍弃,不连续的部分被加工,强行将一堆琐屑塞在一起,就是那些“痛并快乐着”的回忆。仔细想想,记录又何尝不是。记录本身足够客观,称得上是记录真实,但记录的留存依旧逃不过选择。人呢,就是这么脆弱的东西,什么留下来唤起甜蜜回忆,什么再多看一秒也是折磨,通常我们都分得很清。于是乎,我们说自己爱憎分明,于是乎,我们坚信我们在追求美好,于是乎,像要欺骗全世界一样,有些记录被销毁,有些人和事终归遗忘。

又到生日了,今年似乎来得比以往都早。本来没有什么值得碎碎念的东西,可能是碰巧《大剑》完结吧。这一天也没什么不同,两点睡觉,12点起床,之间接了个电话,说过什么也全不记得。午饭没怎么吃,因为最近胃口都不行,下午依旧没什么干劲,也没什么事儿足够要紧,索性瘫在沙发上发呆。哇咔咔,回想一下居然连一个槽点都没有,要是会有一点寂寞的感觉,我想我大概会好一点。

本来呢,我打算今年生日就玩失踪吧,手机扔家里,带备用的,带上笔记本,找个咖啡馆泡上一天,肯定无比惬意。事实上我连咖啡馆都已经决定好了,西门进去就有一家叫漫咖啡的,有人曾经推荐过,虽未去过想必应还不错。万事俱备的谋划就差确认一下生日到底是那一天了,按惯例应该在国庆收假后一两周,还早。就在时间刚跳过12:00的时候,一位小盆友蹦出来祝我生日快乐。。。。。。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好无情,给笔记本买的新电池还没到,计划什么的就此宣告 GG。还是窝在家里更实在!

说来,每年这天一定会有一个在12点刚过跳出来送祝福的家伙,这一点倒是依旧被延续了。仿佛是怕我忘记似的赶在其他人之前来提醒,好吧,我承认今年确实被提醒了。不过说被延续,其实很是牵强,因为明明每次都不是同一个人,该不会随着人们作息后移,这已成为很多人的癖好之一?想一想,还真的是有些伤感,有人注意到自己的生日确实是一件能够称为幸福的事,但让我默默的度过对我来说会不会更好?我想要有一点自私,我的生日,是我的,顶多也是我父母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为什么我需要与更多的人分享?在这一天里,在多少年前的这一天里,我们之中明明只有我降生于此世,只有我才会让这个日子变得特殊,你们不过是在这天毫无自觉的拉屎拉尿,毫无自觉的哭笑打闹,就与其他的任何一天没有两样,为什么也要把这天过得像节日一样?我明白,无比轻松的,从这个世界就可以列出一万条理由反驳我,击溃我,其实我也无意去贯彻我的“道义”。

也许,我只是希望,在磨砺到来之前,做好自己,不给别人的世界添重一毫一厘。

该隐vs亚伯 -《尸鬼》

shigui
 
 
在我浑浑噩噩的记忆中,结识这部作品,是在很久之前,应该是正开始陷入二次元世界的时候。那个时候于我而言,可以选择的作品有太多,对略为重口的类型有些不太感冒,再久一点,就淡忘了。
前面一些日子,在跟一个妹子的闲聊中,谈及喜欢的动漫,她颇为推荐这部,似乎有着很深的感触。她在评价这部《尸鬼》时的语气让我印象深刻,我本能的开始好奇,是什么主题的漫画可以给一个小女生这样的触动。于是我决定让它插个队,同样的触动能否在我的阅读过程中复现?(;´ρ`)
往往带点悬疑的故事,开篇会极尽所能的慢热,恰当的抓住读者没法预知那一处场景会成为后面推进的伏笔这一点,作品需要在这部分不遗余力的交代好故事环境。相应的,对于读者来说这一部分会显得不是那么有趣,要坚持看下去一点点耐心还是需要的。不清楚是否是由于我看的动漫已经有点多了,量变诱发质变后对动漫的内容开始习惯性脑补,遇到乏味的地方耐心也已是越来越不够用,搁置起来的作品也渐渐多起来。这种搁置,不是判定作品不够优秀所以弃坑,而是明明对故事的发展和作者的想法仍抱有期待,却突然没有了将这份期待落实的动力。如果以本人自省的角度来看,应该会有一点半途而废的挫败感吧,但是挫败感也无法成为继续阅读的催化剂。
『不要轻言放弃』,俨然已经是如今社会意识形态的重要组分,但放弃即是堕落的伊始,平庸的温床,这种观念我是不会认同啦。我呢,思考问题的优先级是 不计损失的最优方案优先 ,坚持现有并不在我的固有原则之列,事实上,为了彰显独特通常会优先向对立面考虑。
所幸的是,由于一次不期的醉烟,我不自觉的就度过了这个阶段。进入正题之后的故事,开始向着有意思的方向发展。
《尸鬼》这部作品所构建的环境里,是 规则 > 情感 的。
先说情感,通常不把情感作为故事线(主线或隐藏线)的作品中,情感便可能是故事里『美好』与『罪恶』的直观载体。在故事中以片段的形式存在,不会特别复杂,是对读者情绪最直接的触动点,调剂着故事的气氛缺不会改变故事的走向。比如,惠对夏野的感情,夏野永远不会接受,惠也不可能被作者网开一面;田中姐弟,明明很普通却着墨很多,最贴近我们对「正常人」的期待,幸存也就在意料之中了;另一方面,自卑与怯弱的村迫正雄,精神崩溃只剩仇恨的元子,以规则之名泄愤的酒店老板大川,这些负面的情感,同样直直的击中读者心中的无奈感。
再说规则,作为故事的主线,人类方面沿着规则的 渲染-破坏-转折-抗争-同归于尽 故事稳步推进;尸鬼方面 萌芽-浮现-壮大-崩塌 作为隐藏线索,补充着故事正面的空缺。开篇的环境交代里面,一个特殊的村庄与想要逃出的年轻人,隐蔽又强烈的宣示了规则的存在。到兼正的搬入,清水惠的死,村子有些东西开始被打破,一些负面的东西也开始在暗处隐隐蠢动,准备登台。再到庙会上杀死千鹤,人们察觉到规则已经向不利于自己的一方倾斜,暴动开始了。屠杀尸鬼,之前伏笔的人性弱点集中爆发,对抗外部压力的同时,规则开始从内部崩坏,最终村子迎来预料之中的终结。而尸鬼一面,作为食物链上更高的一环出现时,不能是爆发式的,否则人类的规则瞬间就失去了意义。随着事情发展,到其存在被部分人察觉后证实前,尸鬼能在这个村子存在的规则已经达成,它和人类的规则暂时取得了平衡。但是它选择了继续壮大,于是触发抑制力,沙子的梦想终于在成功前夕崩坏。
若要谈谈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我会觉得有些遗憾,我在想如果我是看的小说会不会更好一点。漫画作为再演绎的作品,故事的表述上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对原作思想的传达多少会有些欠缺。
漫画中引起我注意的,大概就这几点吧
1.辰己的认知。
尸鬼作为食物链上更高的一环,是无法无视食物的基数来取得稳定发展的。沙子的计划在毁掉人类社会的同时,也注定会打破尸鬼能够生存的必要环境,所以沙子是在逆天而行,她的理想其实就是人类对于乌托邦的构想。辰己对于这一点认识得很清楚,作者想要通过他来表述的,是无论什么样的梦想都无法凌驾于自然规则之上。
另外他协助沙子的原因,他曾说过:『传说吸血鬼身边都有人狼作为仆人』。明明认识到自己是比吸血鬼更优秀的种类,确甘心为奴?不是的,人狼是更优越的种族,那么人狼所能怀有的远大梦想也必定会比沙子的梦想更加遥不可及,比如建立人狼的社会?相比起来,沙子的梦想是很真切的,虽然他说自己是为了看到结局才协助沙子,其实是将没有梦想的自己寄托在了沙子的梦想之上,我通常称之为:借来的梦想。
2.该隐与亚伯——双重人格
该隐与亚伯的故事作为室井小说中的内容出现,其实是为了辅助阐述故事中的『迷之走向』。一开始我一直以为,该隐投射的是作为人类的敏夫,亚伯是投身尸鬼的室井。到故事的最后,作者道出亚伯是该隐的双重人格这一事实,若基于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人格分裂来思考,原来故事中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该隐,也有一个亚伯。该隐象征着本心,亚伯象征着秩序,两种人格互相博弈,在名为道德传统的轨道里,亚伯作为能适应当前环境的频道一直占据着上风。直至受到外来的冲击(一部分是变成了尸鬼,无需再遵守人的规则;一部分是要反抗尸鬼,在自救、复仇和泄愤中失去理智),他们人格中的该隐杀死了亚伯,展现出其本性中阴暗的一面。等他们察觉到这一点时,负罪感将伴随他们的余生,精神亦如放逐荒野般寂寥。
日本的动漫作品中双重人格是很常见的,空之境界的两仪式,死囚乐园的小白,潘多拉之心的艾可。双重人格的出现,往往还伴着一个人格常常杀死另一个人格的情况,这都是为了去适应环境让自己不至于崩坏的生存下去。可是这些故事最后的结局都有惊人的相似:两仪织彻底死了,两仪式仍然会有杀人的冲动;小白与原罪其实从来都是小白自己划分出来的;艾可这个人格不断被杀死又不断的重生,可原来艾可才是一开始本来的人格。这样想来,故事中的该隐与亚伯会不会也是这样,亚伯死了,说自己得到了解脱,但是该隐并没有好起来,反而是被神灵抛弃,被亡灵放逐。
3.田中姐弟和结城夏野
他们三人虽然宿命不同,不过我倾向于把他们归位一类。悲桑的故事中需要几个闪光的点,他们就在这个故事中承担着这样的角色,横向拉开一点来看就是带着『无害』光环和『哥哥』光环的角色。总之个人很喜欢这类的角色啦,为什么?嗯,大概是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吧 ╮(╯▽╰)╭

来自妹子的提醒:结城变成人狼,可能代表的是被杀死后又『重生』的亚伯的形象,从人格被杀后可以再造以及人格是为了保护主体这两个观点来看,似乎也还是蛮有道理的。这么说来他还真是与众不同的,不愧是带着光环的角色啊。
相应的,田中姐弟就是一直维持了初心的形象,他们的亚伯不曾被杀。和他们一样的还有 律子和小澈,虽然变成了尸鬼,但是并没有失去心。

观后到此就算结束了,接着再来谈一下室井小说中的故事吧,个人认为这是解读故事全篇的钥匙。


首先,亚伯是受人欢迎的形象,而哥哥该隐却是无法与人相处的体质。室井曾经也有说过,沙子就是亚伯,沙子本身的经历室井并不知道,而且与亚伯也不像,所以这里其实是指尸鬼就是亚伯,相应的该隐就是人类。尸鬼相比起人类,确实是更优秀的种类。
然后,亚伯的灵魂有说过,他做人时很痛苦,感谢该隐帮他解脱了。这里的痛苦是指他为了受到他人的欢迎而不得不按照世俗的规则去生活,类比的就是尸鬼必须吸食人血的宿命,作为获取强大力量的代价,不想为之却不得不得不为之,甚至不可抗拒。
最后,该隐之所以杀死亚伯,可以说是出于嫉妒,也可以理解为为了谋求自身更好的生存,有一点“劣币驱逐良币”的味道。这也是对人类是弱势个体,却是主要物种的解释。杀死亚伯的该隐,无法取代亚伯的存在,原来的平衡被打破了,该隐遭到放逐,就如同幸存的村民一样,将在无尽的负罪中过完余生,而亚伯的亡魂也并没有真正的消失。
在原本的传说中,成为吸血鬼的是被放逐的该隐。故事中特意反过来,大概是在表达 尸鬼 并非我们固定思维中的吸血鬼,作者所希望展现给我们的东西和传说中的那些故事,稍不一样 o_O~

漫画《青春离婚》 ~ Saw

qingchunlihun
 
小故事,还不错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有些舆论会让人不自在,但是它无法剥夺你选择的权利
怎么活,全看自己

超神作,毫无疑问 —《惨痛处女》

bitter-virgin
 
路边捡到一部野生神作,虽然我很想这样来表述选择这部作品的原因。其实,大概在去年刚毕业的时候,应该已经看过关于它评论了吧:除了标题,没有任何一处是你所期望那样的优秀作品。
刚看完动画的《青之驱魔师》,失望确实还是有的,随意的在 布卡 里面翻着已完结的漫画。看到它时就清晰的回想起了上次看到的评价,在确定开始看之前,还好好挣扎了一番,深怕是一部过于肤浅,抑或是过于沉重的漫画。
结果证明,有时候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