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未分类

咖啡、祭祀与位错

2013-1-1 17时57分
道过新年快乐,我关上栖居的门,华师西门的灯光,瞬间接纳了我的身影
整整一个月没去过 很多人咖啡馆 了
这个记录大概还会被持续刷新吧
说来 coffee 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爱好或者嗜好,该怎么定义它对于生活的意义呢?就像爱上骑行,爱上旅游,爱上摄影……在沉迷之前越陷越深 却如何也到不了无法自拔的境地
还记得第一次进咖啡馆的原因吗?
还记得第一杯咖啡点的什么吗?
那一定是个无关咖啡的原因吧……
无所谓咖啡的水气含量或轻或重,在喉头是丝滑或是不着痕迹,连这黑黑的汁液是怎么的一种苦也说不上来。其实再明智一点,并不需要点一杯咖啡,砍掉副产品是一条永远都应该遵守的准则,原因如同香烟,尼古丁总会带来不可救药的毒。
只是在找一个地方把自己保护起来,沉入人不得见的黑暗深处,在同化了一切的虚无里去寻找一束光亮,是的,那就是我想要而且将要追求的东西,那就是我要的答案,而这所以的一切都是为了迎接它的降临,这个藏身的咖啡馆,和那杯用来虚张声势的咖啡
不用浓重的粉末登场,即使是配角也无所谓,每一杯端给 new coffeer 的咖啡一定都怀着这么一副心情慷慨赴死,他们自信自己的魔力,就像咖啡师自信自己的双手。圈套铺好,坐等不可一世的羊羔。

以吾之血肉为媒触
以吾之灵魂为回路
祭坛 乃吾身之所在
汲咖啡之魔力 构筑钥匙
打开黑暗之门
祭祀不可探寻的起源之地。

一次又一次的走进这个地方,一次一次的融入黑暗,左顾右盼,去寻在根源所在。祭祀,不为神谕,坚信世界的种种皆不可断明——真相无人知晓。重要的,只有祭祀的过程,沉醉于无意义的沉醉之中,沉醉于无我的黑暗之中,既然不能早早的投身这片沉静的世界,偶尔触摸一下又有什么罪过呢?
回想当初加入“武汉很多人咖啡馆”的理由,彻头彻尾的无关梦想,无关咖啡。
回忆的英文是“recollect”,给我第一眼的映像倒更倾向于“再次收集整理”的含义,这样理解也终于完美的划开了与“记录”的差别。回忆和记录是不一样的,相比记录,回忆只堪比风中劲草而已,那些暧昧的摇曳不定恰是它唯一不动摇的本性。就如同对于变量而言,唯一不变的就是他是变量这个事实本身,至少在他还存在的时候。当变量本身都不在存在的时候,他不会再对已有的环境产生任何影响,也不会留下任何存在的痕迹,包括回忆。但是记录却清楚的记载了他从声明到注销的全过程,所谓记录,即是真相的总集,潜藏在那片无尽的黑暗里,绝无可能洞明的存在
原来,我一直在追寻不可达到的东西
梦想与现实的空间界面发生了位错,两边的世界都逃脱不了扭曲的发生。从晶体位错的类型来分析,这大概是螺旋位错没错,从起点开始,绕行一圈却发现回不到原点了。产生的落差像峡谷一样划破空间,若是远远观望,想必是一道绚丽无比的伤口,喷涌而出的违和感弹指间就侵染了周围的世界。这样的伤口,真的有办法愈合吗?
当两仪式醒来发现织不存在了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作为双重人格者,像正常那样本身其实就不正常吧!无论如何的协调,如何的克制,如何的伪装成正常人一样都注定是徒劳。明明是无法统一的存在,却不断逃避,问题越累越多,越接近真实,落差也越发明显。想要回到原样的愿望却如何都摆脱不掉,抑制力由此而生,遇强则强,终于两边的世界都渐渐扭曲了,扭曲,直到崩坏。所以织最后选择了牺牲自己,让两仪式只以式的人格继续下去……
当崩坏到来的时候,无论是谁,一定都要做出抉择~
 
下次请告诉我答案吧,吾之祭坛 —— 栖居

Categories
未分类

三年清茶 四年咖啡

??? 前几天为奔三的自己写了几行话,颇为得意却无一人点评,大概加估计是没人看过吧……幸运的是昨天倒腾博客的失误把博客还原到了上周的数据,丢掉的也只那一篇文章。开始还很恨自己的多手多脚,渐渐的也就淡然了。
??? 为了弥补“损失”,我决定再到这栖居小坐稍许,顺便拉上某君谈谈人生——这似乎是我大学里会做的不多几件事之一。不过某君似乎不太擅长这种故意将问题矛盾化的对话,“我反正也不懂这些,我不管。”仅这一句来说,再多的长篇大论也不受用咯。

??? 关于咖啡,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依心情而定吧,一杯雪菲,或是蓝山,抑或是一杯热气腾腾的Espresso都是我的最爱~之一。不加奶不用糖,不喝花式,特调也不适合我的味蕾。为什么呢?这~大概是极端地想追求咖啡本身的味道吧,想想这一抹棕色溶解的是好多个世纪的记忆,变成白白的雾气放电影一般从眼前飘过。
??? 做这样的解释其实是很装逼的,不过正如我给某君反复强调的:装逼也是需要基础的。隐含的意思便是:能把逼装成我这样的,不错了。不是么?就像不好复古的人不明白那些老房子有着什么样的魅力,不留意文字的人不理解意识流小说到底在说些什么,不在乎身边光影变化的人只会对电脑壁纸发出自己的赞美一样。有人能看出你在装逼就已经很不易了,即使他自己并不这样做,但至少说明他还懂得欣赏。

??? 记得高中时代的阿波,在阶梯教室练习深沉的Pose,形变神不变的扭了一个晚上的肥脸。可是怎么看他都是一付拽拽的样子,一定是那天我输了他一厅百事又赖帐了,所以他的深沉就是:我忍,我不打你,打了你明天的零食也没了……
??? 那是一段相当轻松的日子啊,那时的生活总贴着茶的标签,想起来时就泡上一两杯,这可是那个高中生最大的乐趣~之一。茶似乎比咖啡简单多了,随便一个杯子就可以对付过去。对于茶的选择就更加专一了,我的偏好——应该偏得连偏好都不能算了——峨嵋竹尖,这是一种很好看的茶,其余的我就不太懂了。今年去婺源时还通过非常规手段弄到了老作坊的新茶,不过最后还是留在了家里,大概也是那个时候的遗祸吧。

??? 那时的我一定不知道现在与我形影相随的是一杯又一杯的咖啡。
??? 三年清茶 四年咖啡
??? 装了三年的深沉,还在乎再装四年逼么?
???
??? 突然想起儿时父亲布置的一个作文题目:我的虚伪。这是我唯一拒绝的题目,我的回答是:虚伪是什么?

Categories
未分类

不得善终

今天有点热,是吧?栖居好久不见,还是放着一如继往的调调,阳光很细碎啊,34度而已嘛……这些街头上,所有的女人都撑了伞,却木有狗吐着舌头,诡异否?不可理喻的东西也无从计较,比如谁知道我在嘀咕什么?嘿嘿,有些事就让它不得善终吧,为什么?因为它已经终了……
拜拜视听说,混蛋吧~

Categories
未分类

[1-6]虫在栖居

今天中午 郭珩突然想起下午学校要检查卫生 虽然我刚扫过寝室 但是由于前两天在寝室吃了鸡翅等东西 有油一类的掉地上所以看上去很有一点张 拖地是逃不了了 郭珩亲自动手哈#^_^ 不错不错

当然 这里面和大哥的摩擦我就不说了 这是个必然事件 郭珩不是小胖 更不是小虫……

他拖地 我就只能到阳台上站着 才发现阳台上挂满了裤子 – -! 可能由于1.我们靠楼梯口 2.这些裤子距地大约都是170cm 我不够着 所以一直都把它们无视了   现在看着这么多裤角着实不爽 暴力倾向立马上来了 于是一个上前踢腿 妈呀!!居然踢到了 人站过去 差好大一截呢 原来我都可以踢这么高了 神勒 – -!    换左脚 差点 不过肯定也过头了 好吧 看来散打是个好东西#^_^

然后迅速完成性概论文的扫尾工作……一看字数 !5167! 我的个神经病呀 要求只有2500 开始还闲多 结果一写就写了两个这么多   – -! 不说

然后去打印 再次证明小胖是SB 唉 没有我他怎么办咯……

这里白费了一个小时 痛苦 去栖居 星期四的例行活动#^_^

其实我都不清楚我为什么要每周四来栖居 等人? 消遣? 找个地方静一静? 好吧 暂定为最后一种吧……

一进门“卖咖啡的老妈妈”(其实蛮年轻的 可是她是这么自称的 我也就这么叫了)就问我上次是不是掉了个硬盘在这里 搞得我一头雾水……

 

平时坐的地方由她女儿和她的朋友占了 我就只有奔靠柜台的角落…… 老妈妈看我冷 就让我到炉子边去 呵呵 果断去呀 那个瑞典的老外Tony依旧坐着他的老位子 盯着他中国红外壳的DELL笔记本……他看里面 我看外面……

 

发现这里的咖啡我没喝过的已经不多了 点了哥伦比亚 没有 摩卡 没有 好吧 那就味道重一点的曼特宁吧 还是黄金曼特宁  话说黄金什么意思我还真不懂……

我的咖啡她们已经习惯不给我糖和奶了 – -! 因为我以前都不用糖 奶也没用完 好吧 现在都不给了 还真怀念它们 难以割舍啊……

 

背后的门开了 不用看知道进来了一个女孩 “你一个人么?”

“是的” 声音听上去应该是一个蛮成熟的小女生……

“来,坐这边吧”

于是她走到我刚才的地方 把包往我坐的椅子一放 坐上了吧台前的高脚镫……

“有绿茶么?” 这句话立刻引起了我的高度注意 我开始饶有兴趣地围观#^_^

这女全身从头到脚一身黑色装扮,在武汉这万恶的冬天里依然能给人很清爽的感觉……

“呃。。。。我们这里只做咖啡” 呵呵 发现老妈妈从不说卖

接过点单  她有点小急的问:“你们这里最低消费是多少?”

“你看啊 15”老妈妈有一点小失措 不过反应很快 我笑了 这么直接的孩子 有意思 #^_^

“有没有Espresso?"”

“有啊 你要这么浓的吗?你喜欢这么浓的?”

“嗯 喝这个的人不多吧”

“是的 这个太浓了 很多人……”

好吧 这一下更是把我怔住了 似乎她全身都渲染着一种很神秘 让我不由自主的开始了逻辑推理 感觉自己是福尔摩斯上身……

老妈妈开始做我连听都还没听过的Espresso 汗颜啊 我果然是咖啡白痴……

她扒在柜上 向里面探着去看老妈妈做咖啡 随老妈妈在里面的走动 她也在外面的凳子间“跳”来“跳”去 看来除了成熟她还是很小可爱的 #^_^

“这是什么?”

“这是咖啡豆” 看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做咖啡 嘿嘿 在这方面我还比她领先一点

“可以吃吗?”  呃。。。。听到这句 必然笑了 好吧 我想如果是我的话必然也是问这一句 虽然有时候这么问在一定程度是为了逗笑 – -!而且 有的人还不懂笑……

反正 我是笑了 这孩子越来越有意思了 #^_^

“可以啊,你可以尝一个的”

……

之后就没再听见她说话了 这期间来了一个喝黑咖啡要两包糖的不那么黑的黑人 他似乎和Tony关系不错 两人打过招呼 (顺便和我互道了Hello #^_^) 然后他给Tony递过去了烟 还相当客气的问我要不 受宠若惊啊 我连忙很淡定的摇摇头 然后补上一个差点忘了的"Thank you!"

之后的情况可以想象,他和Tony用我还不太能接受的英语开始交谈 听两个老外对话蛮有意思的 于是我一直竭力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最后 我确信听明白的就:

He ask me :"do you have girlfriend?"

"No,I have no girlfriend……“

"I have no girlfriend,but I have a wife."

"Why do you have no girlfriend?"

"Because I have no money,I have no girlfriend."

当然 这些都是Tony 一个人说的 那半黑说的话我真听不太懂 米法……

话说 在他们侃侃而谈的时候 那女生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他们 呵呵 让我很不经意地就看到了她的正脸#^_^

不过 她和其它人不一样 她似乎没打算长坐 喝完不久就走了 …… 也许是她不太喜欢这里 …… 确和想象中那种咖啡厅静谧的格调出入太大了

 也许她再也不会来了…… 她有说过她有去某地的某家酒吧 看来她也是个独行者 不喜欢这种家庭式的氛围 因为溶不进去 很无趣……

她走了 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会每周来栖居呢? 好像它同样不适合我 就像不适合她一样……

今天我也走得蛮早 老妈妈还有一点诧异……

星期四的 晚上 真的很有种到处晃晃的冲动 于是我由于一些个正好出现的原因 去了一次北门 两次图书馆 一次东门……

哦 补充一下 原来图书馆的书超期两天内是不计费的 哈哈 那个2楼中间的老师是个好人 #^_^   今天又借了好多书 呵呵 别人都在自习我却在闲适的逛图书馆 我想我其实应该去读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