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 me

关于我 关于我
你知道什么
我的快乐 我的忧伤
我的理想和寂寞
关于我 关于我
你知道什么
我的来头 我的去处
我的过程和结束

凌晨壹点二十七分,日期是五月的第三个星期三
微风,无月,光污染等级 非常高
其实我并不知道当我打开一篇新博客时要写些什么,近来总有一种无法表述的苦恼困扰着我,已经很久了。让我真切的意识到这一切的,是一本应于我毫无交集的《文化苦旅》。在一个既没有出门旅行的念头,也没有感受文学的余力的时刻,宛若命运的会面一般,它出现在我面前。写景、叙事、抒怀,原来可以结合到如此无瑕的地步,在对大师的折服之余,另外一种强烈的感受——为何我活得如此行尸走肉。
第一次来成都的时候,只觉得这是一个慢热的城市,相比起武汉的浮躁,深圳的快节奏,我简直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闲下来的时候会想,这么多贪图安逸的人聚在这里,这个城市到底是靠什么支撑起来的呢?
这样的生活,我只需要羡慕一下就够了。然后,额外的,更多的,是鄙夷,这样的生活方式,我不要。
稍微感慨一下造化弄人,就像我前面写完今晚微风风就越来越大了一样,毕业后我来了成都,开始了自己的,暂且称之为事业的东西。
印象中,当时的我对成都并没有特别的偏见,而且因为是自出资创业,成都甚至是最理想的实验田。
说到理想,如果有一半的一半能如预期那样,理想也会稍微理想一些吧。
一度我以为我会有这样的无力感是因为创业热情的退散,是社会的真实在磨平我的菱角。我天真的以为,这些负面的心绪,只是出现在工作上,而且随着调整适应正在慢慢变好。
但前提是,适应=变好。
走了这么远,却还在大半夜纠结这么一明显的个伪命题,其中的沮丧,也就这样。
相比这一点点不如意,还有更让人羞于直面的挫败 —— 我陷入了我最不耻的那种生活状态。
各种因缘际会的结果每每让人产生造化弄人的呻吟,仔细想,给生活留下讽刺自己的机会的从来就只有过去的我们自己。
关于这座尽是魔性的城市,作为一名过客时,觉得它适合生活不适合奋斗;初来创业时,觉得它易于生存又富有希望;热心社区活动时,觉得它藏龙卧虎活力无限;对喜欢的女孩动心时,也真诚地感激它让一切变得可能;而今,挫败感袭来的时候,偏向安逸的城市气氛也会让我感到强烈的愤恨
愤恨的对象,本应该只是一人而已,却还要强拉上一座城来垫背,如此怯弱,叫人心酸。
再悲惨的一天,睡一觉醒来就会是新的一天。
可问题是:新的一天,又该如何面对?

已无憾 – 摩天伦2 成都演唱会

IMGP7800
 

最贵的票,最爱的人,最喜欢的歌手,已然无憾。

—— 题记

梦幻一般的夜晚,第二次降临在应该平凡的2015年,坦白的说,有一点让人无所适从。激动过了,呐喊过了,也惋惜过了,灯光收起,舞台卸下,刚刚充盈的热血,随了深夜的气温,笔直的下降。


14年前的某些早晨与傍晚,每天步行20分钟上学下学的我们,总是喜欢成群结对。后来的我经常纳闷,为什么有很多人做很多事总要有人和自己一起才愿意,而即便是一起,也不见少得了几分孤寂。当时的我当然不会在意,成群结队只是一件天经地义的常识,那样年纪的我,可没有称得上孤单的东西。

我得学会感恩那些无法体会到孤单的日子,感恩那个在上学放学路上不成调的哼唱《龙卷风》的人,他独自的哼唱,没有人能真正的听懂,也没有人觉得好听,甚至开玩笑让他停下否则撇下他。我从没听他完整的唱过,一直一直都只有怪怪的高潮部分,一遍一遍像是学舌的问题少年,那竟是我第一次听杰伦的歌。

我从没正面的表达我对这种哼唱的不悦,我想那是歌曲本身的问题。可之后的不久,我便发现我错了。某个普通的周末,除了瞎混无事可做的周末,日子一成不变的保持着它的无趣,扎堆听听新买的盗版VCD居然也是一项值得向往的活动。

《世界末日》、《龙卷风》、《安静》和《印第安老斑鸠》,我清晰的记得这些歌的名字,也牢牢的记住了那个人的名字,宛若一场顿悟,我知道了我之前听的所有流行歌曲都不过是跟潮流的附庸,不过是无差别的接受,不过是装模作样的谈论喜欢与不喜欢。那天,我找到了我能真的欣赏的音乐。

我开始有意识的去找他的磁带,用我为数不多的零花钱,不计后果的去收集。那是一段艰难的时光,因为我发现我开始与其他人脱节,开始远离,开始变得——不合群。同样听过那张VCD的人,到最后也只有我陷入了不可救药的迷恋,于他们而言依旧停留在“我听过这首歌”的层面,包括那个哼唱的人,实际上,后来的日子里再也没听过那样的哼唱。

渐渐的,我成了一个有个性的人。等我有些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一点时,我已经经常对周围的人或事表现出一种高傲的不屑,那是一种让人很享受的感觉。

那段旋律,用它的魔力铺开一条闪耀着异样光芒的路,而我是唯一踏上去的人,在那里,我学会了享受孤独。

part 1. 不合群的人  -> I’m a loner,以上


每一个孤单的人都在渴望被理解,在散播自己的喜好方面,有一种近乎偏执的无私。是这样吗?不是的,那只是为供养自己无人欣赏的孤傲寻找养料。

剧情的发展从这里开始有一点戏剧,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还依旧如做梦一样。从2003的《叶惠美》开始,杰伦的音乐渐渐的就成了校园的主流,再没有人一听到他的歌就露出一脸鄙夷的神情,虽然不久之前,他们确实有这样做着。

记得我刚买到《叶惠美》的时候,回家的车上,汤建议我把磁带给司机用车载放一下,犹豫之后我照做了。我永远都忘不了车上其他人的反应,那时的我仍然年青,没有很强的承受能力,当自己喜欢的东西被人毫不留情的说道,自尊上我真切的感受到了莫大的伤害。但是我无法反驳,因为没有足够供我反驳的武器,如果杰伦那时便如后来的家喻户晓,我确信我一定会甩那些人一脸。而我当时能做的,不过是找一点借口,灰溜溜的从那辆车上下去。

还有很多类似的情形,我也开始意识到,想要特立独行的风格,就要学会自己为自己买单,因为你不能奢求在你的身边会有多少支撑的力量。

所以当后来杰伦成为全民偶像的时候,我没有一丝丝欣喜的感受,甚至都没察觉到 R&B 已经不是小众音乐了。直到身边的大部分人都成为了杰伦迷之后,他们告诉我,杰伦很火,我才知道,嗄!杰伦火了。

火了,那又能怎样呢。事实上,即使再后来我也很少关注杰伦除了音乐和电影的其它,我喜欢上他与他的受欢迎程度毫无关系,倒是对那种随大流喜欢上他的人,我始终保持着强烈的不屑——杰伦的音乐对于他们,大概也就是流行乐而已吧,潮流决定了他们的喜好,因为害怕孤独,于是杰伦的歌被他们听了。

我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情绪里,听着杰伦的新歌老歌,又回到了人群中,却越发真切的体会了孤独的感觉。顺便的,我开始把它,当成是我的个性。

part 2. 这就是我的个性。 以上


日复一日的,只听杰伦的歌,从小六,到初中,到高中毕业,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依赖着自己的个性,成了一个骨子里不愿合群的人。

我行我素的生活作风,我行我素的交朋友,爱憎分明没有半点含糊,有自己的原则且坚决遵守,无可救药的排斥人云亦云,大部分情况下甚至故意的要反其道而行之。要刷最好的成绩,又一定要和成绩倒数的人成为好友;要表现得让老师无法挑剔,又要不停给他们找茬惹麻烦;注重自己挑衣服的品位,但是从来不真的注意形象;有意识的提升自己的运动能力(优雅度),却又不想在球赛中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核心。六年里,我就是这样的生活着,保持个性是最重要的生活准则,努力的去揣测一般人的常规思维,然后在自己身上不遗余力的去打破。

或许这就是常人眼中的2货,或许也会有一些倾羡的目光,而我,只是单纯的享受着这种特色鲜明的感觉。

而后,我进入了大学,开始听很多人的歌,开始接受各种风格的音乐,开始重新构建自己关于音乐的认知。在杰伦烂大街之后,我也有了新的喜好,依旧小众,依旧特色鲜明——Post-Rock 后摇。

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很深的夜里了,尼酱送的耳机里,播放的依旧是 J式情歌。没有睡意的夜里,人容易变得多愁善感,记忆会像跑马灯一样一幕幕的在脑海里复演,曾经模糊的记忆也会莫名的真切起来,直到一串鸡鸣,像灯塔的光一样,透穿梦一般的浓雾,给思绪带来一点点真实。

大学是进入社会的伊始,从这里开始,世界不再是我们手中的玩物,那些我们向来引以为傲的各种个性,或多或少成为了让我们摔得皮开肉绽的绊脚石。无论再爬起来的我们是懊恼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现实早已擅自而又残忍地决定了故事的走向。这种时候,用”渐渐的”这个词都成了一种罪大恶极,一定要宛若性情大变一般的去迎接这个将要不断挣扎其中的世界,以此证明我们拥有小强一般强大的适应能力。

在那个2000多亩的大公园里,我丢了周杰伦,还差一点将相关的记忆也一起抹杀。带上面具,重新去关注圈子中大家都喜欢的音乐,开始听五月天的歌,开始用信乐团的歌来抢麦,开始把林宥嘉当成讨论的一部分。

只有后摇,那是后杰伦时代,我给自己的一点救赎,顽强的,想要延续即将消磨殆尽的个性。

整个大学时代,我都对人格分裂保持有极大的兴趣,虽然多是动漫中的设定,比如式姐,比如小白,但是所有的设定都有一个共同点:人格的分裂是为了保护主体的精神不至于崩坏。

这大概,就是我所想要的吧。

part 3.  如果我可以人格分裂就好了。以上


吁,开始这一部分之前,请容我长舒一口气。终于来到最后一个片段了。

不得不承认,杰伦的歌从虾米下架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变故,对虾米的重度依赖,对杰伦的逐渐退烧,我最后还是服从了习惯的力量选择了留在虾米。虽然期间也尝试过换到 QQ音乐,那里有杰伦的全部音乐,但是强烈的不适不知从哪儿源源不断的冒出来,最终还是放弃了。借用某人的话:你就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重新对杰伦燃起热情,竟是一个连我都意外的原因——因为某个也炒鸡喜欢杰伦的女生。有时候想起来,或许真是冥冥中的注定,我喜欢杰伦,影响了自己的堂姐;很多年后,堂姐又影响了作为同学好友的她;又是很多年后,她竟然成为了我重拾起杰伦音乐的理由。

如果按照蝴蝶效应的方式来思考,即是我自己的很多年前的举动决定了我今天会来到这场演唱会的这个位置;亦或者按世界收束论来讲,我会在某个场景下听一场杰伦的演唱会,是一开始就注定的必然,无论怎么偏离也会被世界修正。

做个不负责的猜想,如果她没有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大概也会出现在演唱会的的观众席里。在什么样的位置,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回去后会写出什么样的文章,即使不考虑排列组合,也远远超出了可以推测的范围。

果然,纯理性的探讨是一种很没有情调的推理流程。因为最直接的原因明明就在眼前,到演唱会结束的时候,都有好好的用手拽紧。这时的我,真正应该想的,是应该感谢她来陪我看他的演唱会,还是感谢他给了我和她一场如此精彩的演唱会。

大概,没有人应该被感谢。

他的音乐,已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而她,也会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若真要感恩,那就是过去的自己,用不顾一切的坚持,为今晚的我赢得了这样的一种际遇。

直到现在,我依旧能感受到被完好保守着的骄傲和始终坚持着的个性。渴望着什么,改变了什么,何种变故,几番反复,当你经历了种种之后,发现身边的某些东西、某种情愫、某个人始终还在,那便是我所想要的褒奖。

就如这场演唱会一样,能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幸福。

part 4. 我要带着期望去努力。以上


请原谅通篇皆是呓语一般的碎句,谨以此纪念14年来对某支音乐的追随。

僭以此文 送给某个可爱的人 以此留念。

蜇·一年

穿上印有“踩小人”字样的红袜子,静静的等待新的一年开始。
如果非要补上一句:我并不迷信,反而弥漫着些许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人生第一次如此郑重的迎接本命年到来,心情已有些无法漠视的异样。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敬畏着“本命年”这个词,越发的频繁的浮现,越发察觉,我真正敬畏的应该是自己的即将迎来的一生。
姑且不论前一句里面矫情的成分,剩余的百分之绝大部分,应该称之为觉悟。就像我现在坐在楼顶,感觉不到风的存在,但依旧能看清远处的树林相互摩挲。当你想眺望人生的时候,需要偏执地依赖眼睛,忽略感触,相信风的存在,带着一种赌博式的觉悟。
要起风了,如果打算下午去放风筝,现在要做的就是备好风筝,坐在这儿,静静的等待。友人会提前来邀,小伙伴跃跃欲试,在街上用奔跑去模拟风来的感觉,已然这并非一个静谧的场景。而我,依旧愿意独自坐在无人注意的屋顶,守着时间,望着远处的树。
习俗中的说法,本命年时运下降,当小心翼翼地对待。流言猛于虎,有些事儿最怕的便是约定成俗。生活,从来就是如此的艰难,即使是最粗暴的形而上,也无法给出时运与年份的正负相关。反倒是“小心翼翼”,默默然成了最天然的放大镜,夸大了生活的扭曲,表述着某些于实际心情不相符的悲悯。
所以,当傻瓜问我:“人们常说,本命年通常是运气更好还是更坏来着?”瞬间闪过脑际的,竟是满满的嫉妒,如此心态的人一定能无时无刻都洋溢着一脸幸福。若是用言语来表达,我们对此的态度可能相去无几,可实际感受到的压力我猜一定是大相径庭。
所谓的压力,也必然是生活对我们欲求的回应。今年是什么年,都无差,我所认知的,是今年必将是于我而言至关重要的一年。今后几年的路,未来的生活,期望的幸福,都会从眼下这个时间之后,开始书写,60的作文能拿几分,要看的不仅仅是故事的布局。
2015,是需要蛰伏的一年,最好的结局是按部就班的将你迎来送往,静静的开始,静静的结束,就像静悄悄的 2014 。在逝去的一年中,找不到几多需要铭刻的记忆,也不知该允悲或是欣喜。掐一掐手指,算三件被认为重要的是事:小美一年,从风风雨雨到合并扩张;惘闻音乐会两次,Pg.lost现场,签名+合影,虽然也留有遗憾;恋爱了,或许应该加上终于。
不同于 2014 高开低走,一年的磨砺我已稍微能认清自己。2015,事业方面,市场可能依旧不景气,不用赚很多钱,不用添很多车,一季度找好状态,二季度稳定输出,三季度总结筹备,四季度奋力创收。技术方面,在网站和半自动化办公上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并且重心从性能彻底转到敏捷开发。精神方面,动漫虽好,不可贪杯,富裕时间有限的情况下,或许应该将时间用在更迫切的地方,回归书本,去补一补哲学与管理学,以及 圣经。然后还有一件,搞。定。驾。照。
呼,行文于此,时间也很晚了,新年的第一天也应声结束。虽然第一天就得知公司的新货车一台被盗,一台受损,虽然将自己的 Dota2 帐号连饰品一起送给了陌生人,虽然无法见到最想见到的某人,但是呢,还是要做个鬼脸,郑重的宣誓我不怀好意,然后偷偷给自己说一声:新年快乐。
至少,现如今多了一份关照,多了一份动力,有了一个可以倾述的场景。其他的事,不论结果皆尽力而为,追寻最明智的判断,就不会有遗憾。唯独一件,尽力而为仍是遥遥不足,那是一种绝对不会想要变成遗憾的决心。没有计划,也不需要计划,2015 里最强烈的希冀,便是去懂一个人的情绪。 🙂
晚安

你拒绝

你拒绝了所有的邀请
也没有向前迈进的决意
你那渴望改变的渴望
支撑你 灌溉你精神的贫瘠
你只将它抱紧
像个瘾君子一样沉迷
我的回应是哭是笑 谁关心
你拒绝了所有的邀请
假装是出于某种考虑
你担心你一直藏着的担心
出卖你 在你后背插遍荆棘
你自愿陷入泥泞
留一个奋力挣扎的背影
要我拒绝你的拒绝 怎么行
你可以继续
你可以把渴望每天延续
你可以把面具带到天黑天明
时间一分一秒的老去
我的心情却如沙漏
快要见底
2014.09.04
来自 点点

那天,我换上干净的衣服

那天
我换上干净的衣服
鼓起勇气想要约你
我们共同的朋友却邀大家小聚
夜间道路的尘灰
成了我唯一的收集
 
那天
我换上干净的衣服
不甘失败想要约你
突如其来的工作令人措手不及
一层一层的汗水
是我不想要的奖励
 
那天
我换上干净的衣服
满怀期待想要约你
回应的是你晚上早已安排有序
手指键盘又再聚
假装工作更加努力
 
那天
我换上干净的衣服
踌躇良久想要约你
你有你的事儿我也不太想出去
你的心情怎么样
请原谅我看不太清
 
那天
我换上干净的衣服
仍在思考如何约你
工作的请求竟答应得如此轻易
我居然欺骗自己
没时间的借口就绪
 
一周就这样过去
衣服能换了再洗
而那份决心勇气
要让我
怎么去捡起~
 
喂!
我说你
明明是你太墨迹
明天给我爬起来再接再厉
看看你说你做的那些,算个屁的努力!
 


 
呃,吐槽完毕 ~
 

关于『惘闻』(一)

站台上开始飘起雨,我一个人,挤上了面前的快速公交。

『你一个人也要去看他们的巡演啊,看来你真的是他们的铁杆粉了!』
『不是哦,我只是怕两三年侯,他们决定再来这座城市的时候,我会不会已经不在听后摇了,仔细想想这次很可能是上天唯一的馈赠哦,所以不太想留下遗憾啦。』

收起手机,呆呆的看着人缝后面的玻璃,那上面粘满了水滴,跳动着好像是在呼吸。车在高架上温顺的开进,它即将带着我跨越这座城市,把我带到巡演的现场,车内有些拥挤,但我仍然能感觉到安宁。
第一次听到惘闻的作品是在大三的时候,虾米做了一期后摇的专题,打头的一首歌叫《污水塘》。一个名字有点意思的乐队,一首名字怪怪的歌(暂称),那时候我的耳朵刚刚搭上『后摇』的线,如何也没有预料到之后的深深迷恋。后摇是小众的,乐队参差不齐,风格互有差异,不明确的边界让后摇显得太过暧昧。回忆中,我是幸运的,惘闻告诉了我后摇是什么,如同教科书中的定义一样无可挑剔。
这支乐队擅长特立独行,恰如我所期望的模样。撇开因果的循环往复,即使再一次邂逅,我大概也会深爱它如此。因为『惘闻』期望的,是没有人知道,也不在意外界的看法,把内心的故事写成音乐,静静的在指间释放。
惘闻是一支上了年纪的乐队,他们也不是天神的后摇好手。传说早期还有一些唱作歌曲,虽然我从来不曾听过,对于已经被放弃的东西,不是怀旧的时刻,还是不要去翻找,打开的是记忆,受伤的确实而今的自己。惘闻明白,唱词赋予音乐的意向太强,余音绵绵如何能够绕梁?宛如在辽阔的江边筑起一条青石小巷,温婉漂亮却是将人锁住的乡。声音不应该是音乐的主体,它是一种乐器,加入到重奏里,赋予音乐林深鸟啼的生机。
这样的音乐是纯粹的,有那种被子被阳光晒过的味道,所有人都能感同身受。这样的后摇,便是我所寄望的,也是『惘闻』一直以来所给予我的。

不,完美

QQ20140901-1
 
 
有些东西
知道是对了
确被认为不切实际
 
有些东西
明明是错的
你竟要我再三斟酌
 
那屋后的小水沟
也不见得这般泾渭不明
我 不 完 美
真难学会